學界動態

聯系我們

地    址:蘭州市南濱河東路522號

郵政編碼:730030

電    話:0931-8866013

傳    真:0931-84150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印    刷:蘭州新華印刷廠

國內發行:蘭州市報刊發行局

國外發行:中國國際圖書貿易公司

學界動態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公告 > 學界動態 >

敦煌研究院第56期“敦煌讀書班”與期刊座談會簡訊

時間:2019-09-03 09:44:33 來源:人文研究部 作者:文/圖 馮柔飛 點擊:

       

8月30日下午,由敦煌研究院主辦的第56期“敦煌讀書班”在蘭州院部一樓敦煌文獻研究所閱覽室舉辦。寧夏社會科學院張玉海研究員、寧夏社會科學院魏淑霞副研究員、寧夏大學西夏學研究院段玉泉教授分別作了題為《黑水城文書與11—13世紀黑水城社會》、《制度史視域下的西夏監軍司探析》、《西夏佛教序跋題記的史料價值分析》的報告。三場報告分別由敦煌研究院敦煌文獻研究所張海娟館員、蘭州文理學院趙天英副教授、敦煌研究院編輯部主任黨燕妮副研究員主持并評議。


q1.png


張海娟館員


q2.png


趙天英副教授


q3.png


黨燕妮副研究員


張玉海研究員首先回顧及總結了近三十年來黑書城文獻的研究狀況:相對而言,目前的研究更多的是對文獻的整理,社會歷史方面的研究較少,而在社會歷史研究中,從橫向上來看,對西夏社會整體狀況研究多,對西夏時黑水城當地的局部研究少;從縱向上來看,尤重元代研究,對西夏黑水城的側重較少。其次,張老師在出土文獻的基礎上對黑水城的行政建制、經濟與賦稅、社會文化與宗教信仰四個方面進行了系統的論述。其視野寬闊,收集資料豐富,為我們勾畫出了11—13世紀黑水城的社會人文面貌。此外張老師指出西夏基層行政組織類似于宋代保甲法;其商品經濟發展有限,以物易物的情況還較為普遍;造成當地糧食短缺,不能維持生計的主要因素與生產力低下,糧食產量不高有密切關系。此外,在12世紀末13世紀初黑水城地區存在一批類似裴松壽式的商人或地主從事典當、放貸活動;寺院經濟較為發達;黑水城地區主要居民以漢族、黨項族、吐蕃、契丹族為主,呈現出多民族雜居的格局,且以地緣關系為紐帶的多民族雜居當是普遍現象。


另外,張老師特別強調在利用出土文獻,尤其是黑水城文獻的過程中,需要謹慎得當,避免過度解讀,以點帶面。如對于部分學者根據武威等地出土首領印和漢籍史料的相關記載,推斷包括黑水城地區在內的西夏境內還保留有部落制。對于這一推斷,他認為還缺乏更為直接的證據,尤其是目前所知的出土文書尚不能對此證實。


q4.png


張玉海研究員


魏淑霞副研究員主要討論了在制度史的視野下西夏監軍司的設置及職能演變以及西夏監軍司對唐宋監軍制的承襲與發展。首先,魏老師在對文獻梳理的基礎上發現,西夏監軍司的設置是出于對軍事意義方面的考量,初期的設置以武職為主,反映出這一時期西夏監軍司的職能是以征討防衛為主。在后期的發展中,西夏監軍司的職能逐漸豐富,所涉及的事物繁雜,包括選官、管理軍籍、涉外事務、接待使者等,卻不見軍事作戰的職能。這種職能的變化可能與西夏軍事機構設置以及政治局勢的變化有關,即西夏中后期軍事機構的改革可能影響到了地方監軍司職能的發揮。其次,魏老師梳理了監軍一職的產生和發展過程,并結合前人的研究成果得出,監軍制由來已久,并經歷了漫長的發展演變過程,并由最初的不定職臨時派遣到唐代逐漸形成監軍制度,成為地方普設機構,監軍的職能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由單純的軍事監督延展到方鎮的其他事物當中。而唐宋的監軍制度對于西夏監軍司的設置產生了重要的影響,唐于“安史之亂”后在夏州設監軍衙,西夏立國時,部分地承襲了夏州割據政權時期的舊制,因此西夏監軍司的設置應該是在承襲唐宋監軍制度的基礎上,結合黨項羌部落兵制的特點而形成的,并使監軍司成為一個穩定的地方軍事機構建制。此外,魏老師還提出由于西夏的文獻有限,在對問題的深入研究的過程中會存在史料不足,無法佐證的現象,這一點是值得注意的。


q5.png


魏淑霞副研究員


段玉泉教授主要介紹了西夏佛教序跋題記的價值。段老師指出佛教序跋題記作為佛教經文之外的附屬文字,對于佛教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價值,而西夏時期,佛教鼎盛,因為缺少正史和傳世文獻的記載,其佛教史的建構與研究絕大程度上倚仗于出土的文獻材料,散布于大量出土佛教經文之外的序跋(含發愿文)、題記則顯得尤為珍貴。西夏佛教序跋的價值主要有兩個方面:其一是佛教史料價值;其二是非佛教史料價值。


在佛教史料價值方面,段老師認為主要有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第一,西夏佛教序跋題記為西夏佛教史構建提供了重要材料。在西夏的佛教序跋題記中大量涉及到某類佛經在西夏的流傳、翻譯、校勘、刊印、抄寫等情況。明確記錄了一大批文獻的傳譯者、校經者、施經人,也保存了一大批文獻翻譯、校勘、施印的確切時間、重大法事活動的盛況以及施經的規模等。第二,西夏的佛教序跋題記補充了不少印度及吐魯番佛教史料。第三,西夏佛教序跋題記中也保存了蒙元時期的一批佛教史料。如國圖藏西夏文《過去莊嚴劫千佛名經》發愿 文中記載了元代至元三十年開始萬壽寺河西藏開始刻印,并在大德六年、武宗朝、仁宗朝先后 三次刻印,出土文獻材料中亦發現有武宗朝、仁宗朝施印大藏經的實物資料,此外還發現管主八出資施印刻印河西藏的相關記載。


在非佛教史料價值方面,段老師認為西夏佛教序跋題記中還涉及了一些非佛教的史料。例如在不少序跋題記中涉及到西夏職官的名稱,有些名稱可以與《天盛律令》相印證,并為《天盛律令》的翻譯提供依據。


最后,段老師還指出利用西夏佛教序跋題記作為史料需要注意的幾個問題。因為有些材料中有不少地方存在訛誤現象,需要辯正;有些材料中坑存在兩可的信息或偽信息,需要分辨;也有些材料在閱讀和理解的方面有所困難,容易造成誤讀,需要考證。基于以上史料中存在的客觀問題,因此在利用史料的過程中需要使用者加以分析和辯別。


q6.png


段玉泉教授


在發言結束主持人進行評議后,眾人紛紛就關注問題進行了討論交流。由于事先已將論文掛在“敦煌與民族讀書群”和“敦煌讀書班”兩個群內,故大家在發言時思路清晰、表述明確,同時給予了聽眾充分的討論空間,大家或提問、或批評、或質疑、或提供補充資料,取得了良好的研討效果。


為了配合這次讀書班活動,讀書班負責人人文研究部部長楊富學研究員特意安排了《西夏研究》《寧夏社會科學》《西夏學》《敦煌研究》《吐魯番學研究》五個有代表性的學術刊物之辦刊人與作者、讀者的見面會和互動,孫穎慧、張玉海、段玉泉、黨燕妮、武海龍分別代表五刊就各自刊物的特點、用稿標準、學術規范等問題進行了詳細解說,隨后,作者、讀者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和存在的疑惑,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座談會由敦煌研究院人文研究部部長楊富學主持。首先介紹了參加座談會的各位專家學者、編輯、年輕學者,以及座談會的緣起:“本次座談會主要邀請的都是在學術研究方面一線的工作人,他們本身有發表文章的需求;同時年輕學者和學生也需要一個發表文章的平臺,而對于我們的刊物來說也需要一線的學者來支持,因為這些需求的存在,也就有了這次的座談會,希望本次的座談會能起到交流的意義。”之后,五個刊物的負責人逐次進行了發言。


q7.png


《西夏研究》常務副主編孫穎慧副研究員首先對《西夏研究》這本刊物進行了介紹,2010年新聞出版署將《西夏研究》特批給了寧夏,之后將其并在了寧夏社科院。《西夏研究》的涵蓋范圍并不僅僅局限于“西夏”本身,從時間維度來看,與之相關的宋遼金元的歷史內容都在其范圍之內;從地域維度來看,與西夏相關的歷史地域范疇也都在其涵蓋之內。而就國內外文獻使用和研究重點的情況來看,國外更偏向于最原始的西夏文獻,如西夏字考釋的相關文獻,這類文獻數量的增多帶來的是國外訂閱量的提升,但是就國內來看,這類文章是很難轉載的。這當中其實存在一個矛盾,即“一方面來看,這類考釋性質的文獻在一些人眼中的價值含量略低一些,但是在西夏學界來說,價值實則是不可估量的。”


之后《寧夏社會科學》歷史欄目責編張玉海研究員發表了講話,他首先對歷史西夏這個欄目進行了介紹,其次他希望各位學者老師能夠更多的關注到《寧夏社會科學》,并能踴躍地向《寧夏社會科學》投稿。


《西夏學》編委段玉泉老師也對《西夏學》進行了簡要的介紹,《西夏學》和《西夏研究》等期刊不同,是以書代刊的非公開期刊,一年發行兩期。因為以書代刊的性質,所以稿源十分有限,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便將每年學術論壇的一些優秀文章收錄進了《西夏學》。因此段老師也鼓勵大家積極參加學術會議,并且積極投稿。


《敦煌研究》編輯部主任黨燕妮博士介紹了《敦煌研究》的基本情況:“《敦煌研究》創刊于上個世紀80年代初,正值敦煌學振興之時,在當時立足敦煌、放眼世界的理念支持和敦煌學期刊的需求下,于1981年和1982年試刊了第一期和第二期,1983年正式創刊,2002年改為雙月刊,2014進行了第一次改版。”《敦煌研究》的欄目會根據實際約稿的情況進行相應的調整,約稿的范圍是廣義的敦煌學的范疇,即包括絲綢之路沿線遺址研究、出土的文獻、簡牘等。


《吐魯番學研究》負責人武海龍博士也對《吐魯番學研究》進行了簡要的介紹:“《吐魯番學研究》是由吐魯番學研究院主辦的學術期刊,2000—2008年為內刊,2008年后公開發行,一年出版兩期,主要內容是關于吐魯番學的歷史、考古、宗教、語言文字、藝術、佛教壁畫等方面。”武老師還指出目前期刊面臨的問題:第一,缺少好的稿源,競爭力方面要弱于核心期刊;第二,刊物自身經濟狀況問題,稿費不高。


之后蘭州財經大學高啟安教授根據自身從事多年編輯工作和研究工作的經歷出發率先發言,認為學習途徑有四種,第一是向老師學;第二是自學;第三是向朋友學;第四是向刊物學。其中向刊物學是當今學習中不可忽視的重要途徑。高老師指出:“學術刊物一定要有這樣一種意識,就是要引領學術研究。”一個學者的研究一般有不同的時段,比如“游擊區”和“根據地”,對于年長的學者來說普遍已經確立了自己研究的“根據地”,而對于年輕的學者來說,還尚處于打“游擊”的狀態,因此刊物的引領作用十分重要。其實刊物接受稿件的范疇、標準在一定程度上指引著年輕學者研究的方向和方法。此外高老師還指出,學者不能將自己的研究范疇僅僅局限在某一個狹窄的領域,要注意到學科之間的交叉和貫通,如果不能擴展視野,只能固步自封,這對于刊物所涵蓋的范圍來說也同樣適用。所以高老師認為創辦刊物需要“大視野”,同時也要看到刊物自身對于年輕學者在撰寫高質量文章和確定自身研究方向方面的潛在作用。這種潛在作用同時也對刊物編輯的能力提出了要求,如果編輯沒有對某一門學科深入研究,沒有明確的編輯思想的話,就不能更好地幫助和引領作者。


q8.png


高啟安教授


楊富學研究員針對西夏學研究的現狀提出了問題,他認為,在西夏學的研究中,學者對于西夏文獻的解讀有的非常深入,有的局限于解讀而研究不夠。在西夏學研究中,西夏文文獻是基礎,在解讀西夏文的基礎上一定要加強西夏文的學術價值,要通過文獻解決相關的學術問題,而不是簡單的通過字典進行解讀工作。


q9.png


楊富學研究員


之后,各位學者和同學就關注的問題與刊物負責人進行了直接地交流和討論,比如不少年輕學者不知道自己的文章是否符合刊物的收稿標準,刊物負責人則在聽取之后給予了解答和幫助。此外也有作者和讀者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收到了良好的結果。在熱烈的交流和討論中,本次座談會圓滿落幕。


參加這次讀書班和座談會活動者除上文提到的各位專家、學者、編輯外,尚有遠道而來的寧夏社會科學院張玉梅、孫廣文、王春艷副研究員、中央民族大學熱依汗古麗·卡迪爾女士、俄羅斯阿穆爾大學王俊錚博士、澳門科技大學劉璟博士、甘肅民族師范學院張永萍、李娜副教授、武威市博物館原館長黎大祥研究員、景德鎮陶瓷大學李貝博士、云南大學研究生馮柔飛女士,以及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張俊民研究員、甘肅省社會科學院李志鵬助研、蘭州大學吐送江·伊明、苗冬教授、蘭州財經大學王祥偉教授、甘肅政法大學李甜、李娜副教授、西北師范大學薛燕麗副教授、蘭州城市學院董知珍教授、蘭州文理學院趙天英副教授、西北民族大學胡雅寧副教授、烏仁奇米克娜、阿不都日衣木博士、努力牙·克熱木、黃恬恬女士、敦煌研究院王志鵬、趙曉星、孔令梅、郭俊葉、王東、李茹、張海娟、勘措吉、彭曉靜等,尚有來自蘭州大學、西北師范大學、西北民族大學、蘭州理工大學、敦煌學院等高校的年輕學子和社會人士,計有百余人次。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结果